彭博社:加密冬天的故事

访客|
103

文章作者:Christopher Beam文章编译:Block unicorn

一些信徒失去了信心,另一些人则指责魔鬼——还有一些人走得更艰难,在这篇文章中探讨区块链预言失败后会发生什么。

2021年初的一天,我的老朋友乔治给我打了电话。我一直很享受我们的聊天,通常我们会谈论约会、电影和他的编剧事业。但这一次,他把话题引向了一个新主题:比特币。

为了保护他的隐私,我省略了乔治的姓。他似乎真诚地希望我了解这种加密货币。他给我发送了一些播客,介绍了区块链 “ 专家 ”,还有关于 “ 链上分析 ” 的大量图表通讯。他告诉我,他正在计划他的金融未来,而且不想让他的朋友被落下。一开始,我忽略了他的呼吁——整件事看起来很复杂,让人感到有些烦。但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他的信息变得更加坚定。我同意了去了解一下,经过 “ 自己的研究 ”,我把一些播客的速度提升到2倍,听了一半之后,我决定购买一些比特币。

去年,一连串的加密内爆事件导致加密货币的价值暴跌。在那之后,乔治和我进行了一次非常不同的谈话。乔治说:“ 让我在这里发表一个全面的道歉声明,我这是盲人指路。” 的确,自从我买了它,比特币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三的价值。我们深陷于区块链信徒所称的加密货币冬天——一个尚未解冻的长期低迷期。

对乔治来说,向我道歉并不是最困难的部分。他说服了他的中国移民父母抵押贷款借了5万美元,并将5万美元购买了比特币。他把资金存放在Celsius上,这是一种加密银行,可以产生利息。这家公司倒闭了,现在钱被冻结了,很多钱都可能损失。我说:“ 我真的很抱歉,我深感羞愧,如果你们要求的话,我将进行仪式性切腹。” 他说:“ 我的父母没有要求我,只要在我有能力的时候偿还他们资金就行。”

看起来乔治,就像我们很多被卷入加密货币的人一样,经历的不仅仅是经济损失,而是一种经济上的悲痛——纠结的内疚、怀疑和那种可怕的上当受骗的感觉。自从我们谈话以来,比特币的价格已经反弹了一些,但如果你的钱被卡在Celsius这样一个糟糕的平台上,或者在Sam Bankman-Fried(SBF,FTX的创始人)的欺诈性FTX交易所中损失了资金,或者持有现在毫无价值的山寨币,在新冠病毒的大放水(QE)之后,山寨币交易热潮中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那么这并不是什么安慰。对许多人来说,加密货币已经成为一种身份,一种感觉自己聪明、颠覆和处于新技术前沿的方式。当它的基础被侵蚀时,这种自我形象会发生什么?当你不再是某人精明的儿子或女儿,而是不得不解释家庭储蓄去向,然后像个胆怯的成年孩子时?(披露:我还没有卖掉我在牛市顶部买入的代币——主要是比特币和以太币,这使我在家庭聚会上成为微妙的询问和欣喜的嘲弄对象)。

这很复杂,乔治,尽管有欺诈、不断的黑客攻击和市场崩盘,他说他仍然有信心:“ 我仍然相信区块链是一个革命性的发展,在10年、20年、50年后,我确实相信——我非常想相信——我们回头看时,会说比特币是一项与印刷机或互联网一样的超级发明。”

莱昂-费斯廷格、亨利-里肯和斯坦利-沙克特在他们1956年的开创性社会心理学研究报告《当预言失败时》中描述了当他们的先知对世界末日的精确预测被证明是错误的时候,一个末日邪教的追随者是如何反应的:他们只是把日期往后推。有些人甚至成为更坚定的信徒,并进行更多的传教活动。他们已经投入了太多,也许是辞掉了工作或送出了钱财,以至于无法接受没有任何意义的事实。这项研究成为 “ 认知失调 ”的一个典型例子,当证据与一个人的世界模型相矛盾时,就会出现这种现象。

我很好奇,加密货币领域的人们是如何处理这种不协调的。2021年夏天,随着区块链的热情高涨时,我写了一篇关于加密货币社区的文章,发现根据他们最喜欢的投资,将他们分为不同的派别是很有意义的。有比特币的极致主义者,他们认为OG代币是抵抗现代金融和政府祸害的唯一真正途径;有以太坊的业余爱好者,他们将区块链视为建造新部件的精美乐高套装;有DeFi(去中心化金融)日交易者,他们只是为了热闹而赌博。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文化。今天,根据人们对加密货币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它的发展方向的叙述来分类,感觉更合适。

狂热的加密货币投资者

在一次男性为主的聚会上,一群人站在纽约市中城的一家酒吧里,辩论加密货币出了什么问题。其中一位责怪市场中存在大量 “泡沫” 因素,因为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推出一种代币。另一位则指出许多加密机构缺乏透明度。一位名叫鲍里斯·弗里德曼的交易员他说:“尽管人们目前因FTX而 “恐惧” 加密货币,但他预计市场将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反弹。从长期来看,将会有更多的采用。”

附近,戴着两条项链——一条装有埃及的拉神之眼,另一条装有一个名为HEX的区块链标志的科里·威尔逊喝着玛格丽塔鸡尾酒。威尔逊告诉我,他在加密骗局BitConnect上亏损了资金,然后在HEX上把之前亏的钱全部赚回来,并赚到了更多,他仍然每天购买代币。他说:“ 我看到现在市场处于低位,收益将会更高(HEX的价格已经从高点下跌了近90%。)。”Block unicorn 特别提示:HEX是一个骗局加密货币,请不要以文章内容作为投资指示。

佛罗里达州的工程师里奇-艾蒂安(Rich Etienne)在Celsius崩盘中损失了大约10万美元,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现在对市场有一种良好的感觉。他说:“ 这是一个观察图表模式的问题——小动作、假动作、某些人的炒作,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这是一门艺术,开始有这种感觉。”

一位荷兰机构投资者转型为比特币分析师,自称Plan B(推特博主),他最著名的是预测比特币将在2021年突破10万美元的图表。当这没有发生时,他的声誉受到了打击。“ 你会看到很多仇恨 ” Plan B在 Zoom 上告诉我。(像许多加密货币影响者一样,他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更喜欢用自己的用户名来自我介绍。)他坚持他的乐观分析,尤其是他广受欢迎的 “存量-流通”模型,预测比特币将继续上涨,因为新币的发行速度减缓,这是由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编程设计。(该模型假设比特币的价格由稀缺性驱动,这种逻辑对黄金爱好者以及 Beanie Babies 收藏者来说都很熟悉。)Plan B现在估计,到2028年,比特币将价值10万到100万美元,目前的价格约为27,000美元。换句话说,日期向后推了几年。“对我来说,这是一场长期的游戏,”他说。他补充说,他对比特币的赌注是非常大的:“它要么归零,要么成为美元的继任者。”

学者们说,这种类型的思维——尽管发生了暴跌,但仍加倍坚持自己的信念——与交易和赌博的心理是一致。投资者更倾向于出售已经升值的资产,而不是放弃已经下跌的资产;这是一种被称为处置效应的现象。维也纳经济和商业大学的金融学助理教授托宾-汉斯帕尔说,对此有不同的解释。一种说法是,资产暴跌的交易者变得喜欢冒险,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另一种说法是他们在避免后悔的感觉。汉斯帕尔说:“ 人们不想承认失败,也不想面对自己犯错的意识。” (这也是我自己)

一些人仍然坚信着加密货币,将崩溃视为一次洗牌,证明了加密货币必须回归其本质。根据中本聪的白皮书,比特币的整个目的是允许人们直接进行交易,而无需像政府、银行或FTX或Celsius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中央权威”。这种去中心化的理念对一些人来说具有图腾式的力量,似乎既有情感上的共鸣,也有智力上的共鸣。

克里斯·布莱克(Chris Blec)是一位撰写名为《布莱克报告》的在线通讯的作者,他以批评任何偏离区块链技术原始目的的加密项目为职业。他说:“ 像FTX这样的公司 “ 滥用了中本聪的发明 ”,他们将这种发明用在错误的地方。在过去一年中崩盘的大多数项目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过于信任。任何需要信任人类的系统都本质上是不稳定的,并且可能会创造泡沫。每次泡沫破灭,就会有更多的人明白这一点。”

了解内幕的人

英国经济和银行业作家Frances Coppola 她不是一直都讨厌加密货币,她说:“当比特币第一次出现时,我对它相当热衷。” Frances Coppola 以来一直认为有必要为基于银行的支付系统提供替代方案,而加密货币似乎是一个有前途的发展。但是到了2021年,她已经变成了怀疑论者。那年夏天,她在推特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解释了为什么即使是由代码运行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系统也会容易出现灾难性的失败。她认为,如果投资者开始迅速撤出他们的资金,他们就会遭受数字银行挤兑,而这些算法无法阻止挤兑。她写道:“ 算法是建立在人类永远不会恐慌和涌向出口的假设之上,无视大量的证据表明他们会这样做。

Frances Coppola提前预示LUNA会崩盘

她的推文引起了TerraUSD(LUNA)的创建者Do Kwon的注意,TerraUSD是一种当时很热门的代币,使用去中心化的算法来维持1美元的稳定价值。TerraUSD在DeFi交易者中是一种流行的美元替代品,它可以再投资以获得高收益。Do Kwon在Frances Coppola 的推特下面评论道:“ 我不会在 Twitter 上和穷人争论 。”

幸灾乐祸的正确说法

Frances Coppola 说:”那个嘲笑我的人,现在遭到了报应,我现在成了这起法案的证人(她接着开心的大笑起来)。” 2022年5月,TerraUSD正如Coppola所描述的那样,出现了银行挤兑,导致暴跌。Kwon现在正受到投资者的诉讼,美国检察官指控他犯有欺诈罪;他否认了罪行。对于Coppola来说,TerraUSD的崩盘部分引发了整个市场的暴跌,这是苦乐参半的,她不想因为许多人受到伤害而感到快乐。然后她说:“ 还想说一下,我幸灾乐祸的正确说法(意思算法加密货币会崩盘)。”

Frances Coppola属于一个怀疑论者群体,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加密货币崇拜者游说的观点。在牛市期间,许多推崇者以嘲讽的方式压倒了怀疑者。Frances Coppola说:“我的确受到许多享受贫穷乐趣的谩骂,自从大崩盘以来,怀疑论者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 另一位著名的加密货币批评家Amy Castor说:“她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写了一篇读者支持的博客。但是,他们看到了他们的阵营壮大,以前只有少数人在骂她,但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了 。”

指责者

在加密货币领域,2022年被称为 “ 加密坏恶棍之年 ”。这些恶棍的出现突然间无处不在,给本来无可指责的技术带来了污点。与指出加密货币的结构性问题(例如缺乏投资者保护措施,以及如何防止一种完全去中心化、几乎匿名的加密货币被用于资助恐怖主义等问题)不同,支持者们将责任归咎于个别人(或组织)的不良行为。

其中最糟糕的恶棍——SBF无疑是现在被加密货币行业称为 “ 又是骗子又是破产者 ”。推特博主Molly White,在她自己的Web3新闻网站上发表了一篇《Web3正在蓬勃发展》的文章指出:“ SBF对于加密货币爱好者来说,他只是一个替罪羔羊”。在最近的博客中她又说:“人们把加密货币崩盘,归咎于只是SBF一个人造成的后果。”

找替罪羊的人们四处都是,在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卡尔森今晚》节目中,嘉宾主持人塔尔西·加巴德提出了一个毫无根据的理论,称美国政客正在将美国纳税人的钱转向乌克兰,然后乌克兰投资到FTX,随后FTX将资金回流到民主党。(Bankman-Fried是民主党的主要捐赠者;他的同事Ryan Salame向共和党捐赠了数百万。) 乌克兰的数字信息副部长在推特上表示,乌克兰 “ 从未投资过FTX。”

对加密货币友好的立法者指责监管者未能在FTX崩溃之前对其进行控制,明尼苏达州的共和党代表汤姆·埃默尔指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Gary Gensler “ 在暗地里与那些从事邪恶行为的人达成交易。” 不过埃默尔一直主张对加密货币采取放任态度。甚至被指责的人也开始互相指责。DK(LUNA创始人)最近暗示,SBF操纵交易导致了TerraUSD的崩溃(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这种可能性),而SBF则将FTX的崩盘归咎于币安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官赵长鹏的一条推文(尽管很明显FTX的问题要深得多),整个行业都在找替罪羔羊。

公共主义者

在加密货币词汇中,也许唯一与去中心化一样强大的词就是社区。在Twitter、Telegram和Discord等平台上,拥有同一资产的所有者聚集在一起,讨论他们的资产的优点,分享关于它的表情包,以及贬低竞争对手的资产。这对于非同质化代币,或者NFT(那些在某些情况下交易价值达到数十万美元的数字艺术品)尤其正确。现在,以前繁忙的Discord聊天室静悄悄的,只剩下一些粉丝在等待更新。“开发者们,做点什么吧” 是他们可怜的叫声,这就像是用棍子戳死动物的数字版。

回想起来,我们都是喝醉了吗?这样想起来真的很有趣。

这些社区的解散留下了伤痕,其中一些是字面意义上的。在2022年2月,艾玛·克鲁金顿(Emma Crudgington)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办公室里浏览Twitter时,她看到了一个火爆的新NFT。它被称为Tasty Bones,标志是一个带着倒置冰淇淋的卡通骷髅。她觉得这个艺术品很“可爱”,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引起了很多炒作。对于参与预售的需求超过了供应,她需要找到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她说:” 我想,我能为社区做的最极端的事情是什么?于是她在胳膊上纹了一个NFT纹身,她在Tasty Bones社区的Discord聊天室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创作者们把她列入了收到两个NFT的名单。” 一周后,她卖掉了NFT,净赚约12,000美元。

Emma Crudgington她会把NFT纹身抹除

现在Tasty Bones这个项目已经崩盘,一枚Tasty Bones目前的售价大约为50美元。克鲁金顿对自己的纹身感到好笑。她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可以告诉别人。回想起来,我们当时是不是都有点喝醉了?”她打算将来要么将纹身去掉,要么用其他方式覆盖掉。克鲁金顿目前还参与一个名为Sappy Seals的NFT项目。她每周花很多时间与Seals所有者的一个小组——Sappy Sisters交流。她说:“这就像有个私人心理咨询师一样。我们谈论各种随机的事情,从物理学到唇彩都有。”克鲁金顿说,这些Sappy Sisters已经超越了最初的联系。她们为一家狗慈善机构筹集了资金,为一位患癌症的社区成员提供了支持,并且还讨论了NFT领域中的性骚扰问题。她难以准确描述她们之间的联系(“这个社区的主题就是社区”),但她说这种联系是真实的。

在加密货币领域,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可能会变得棘手。Molly White为这种联系方式创造了一个术语:“掠夺性社区”,它以损害用户为代价来促进群体凝聚,就像多级营销计划一样。当情绪与金钱和归属感相结合时,很难清晰地看到自己和同行,尤其是那些标榜高尚事业的社区,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被操纵。无数项目已经被“操纵”,即被创建者抛售,让投资者手中持有一文不值的代币。那些只是黯然失色的项目也会产生相同的结果。

克鲁金顿说她意识到这样的社区可能具有剥削性质,但Sappy Sisters是不同的。“没有商业化的动机,”她说。“没有别有用心的目的。”

离开这个行业的人

在2021年,在传统金融领域工作了五年后,吉尔(Jill,她要求我不使用她的全名,以便她可以坦率地谈论自己的工作)在一家专门从事DeFi的公司找到了工作。她被无需中间人的交易理念所吸引,尤其是在一个政府可以禁止银行账户用于性工作或避孕等活动的世界中。“有一段时间,我也相信了那个理念,”她说。“然后我意识到没有人真正了解OFAC的规定。”(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执行对恐怖组织的制裁。)她越了解加密货币的技术细节,就越觉得它与金融自由无关,而更像是“规避资本管制”。她说,她还被加密货币消费主义文化中的豪华游艇和模特所吸引:“我不适应那个环境。”她最近辞去了那份工作,正在寻找传统金融领域的工作。

对于我接触过的另一位前加密货币从业者来说,豪华游艇和模特的想法似乎并没有困扰他,他甚至要求我完全不透露他的姓名。(这个群体的人在谈论这些问题时都很谨慎。)在2021年的牛市中,他挣了六位数的收入后辍学,并在一家加密货币风险投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他说,他的想法很简单:学校很糟糕,他想要自由,赚很多钱,并拥有一辆兰博基尼。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是找到一个项目,推广它,等待它的代币上涨并获取利润。这似乎并不邪恶,因为每个人都在赚钱。当他思考自己工作的道德问题时,并不难为自己辩解;如果有人受到损害,那就是富人。他回想起来认为,当时不关心实际情况的冷漠态度不是很合适。

当市场开始下滑时,曾经对他来说像是一个正和游戏的事情突然变成了零和游戏。他意识到,如果有人获得了超额回报,那不是免费得来的。他所在的公司投资的很多项目都失败了,他很难对新的项目感到兴奋。我问他的同事们是否认为这些项目有真正的价值。他说他们认为有,而他认为这是一种妄想。去年秋天,他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业。

三月初,我告诉我的理发师大卫,我正在写有关加密冬季的文章。他变得兴奋起来,一边剪发一边用剪刀做出手势,长长地停顿后,给我解释了他向我保证是下一个大事件的人工智能代币的分析。

事实上,ChatGPT在11月发布后,与人工智能技术有某种联系的加密代币(联系并不总是清晰)的价值飙升。我与多位人士交谈时,他们提到人工智能与加密货币的整合可能是前进的道路。也许聊天机器人将能够使用加密货币来完成任务。也许区块链技术可以在充斥着深度伪造的世界中帮助验证真实性。有影响力的Twitter账号@punk6529最近发帖说:“人工智能将揭示加密货币真正的目的。” 这些对话的语调——低沉、同情、含糊或者神秘、滑稽的推测——让人感到熟悉。我告诉大卫我会调查一下,但我并没有这么做。

Christopher Beam是一名自由记者,他在2021年4月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加密货币购买;自2022年4月以来,他没有进行任何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