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认知峡谷,一个踏空互联网浪潮创业者的自述

访客|
121

作者:孟岩

十年前,2013 年的这个时候,“互联网思维”在国内大火。我没有认真研究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印象里 2012 年底《罗辑思维》视频栏目的开播,以及差不多同时小米手机的爆发,对“互联网思维”的大流行应该是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虽然在中国老百姓开始上网始于九十年代后期,但是建立起对互联网的普遍的价值信仰,是移动互联网大获成功、“互联网思维”成为显学之后。

COM 泡沫时期,类似互联网搜索、社交、电商、媒体、游戏、流视频等应用场景就都提出来了。方向早都给你点出来了,道理也讲清楚了,橄榄枝递了无数次,只不过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兑现承诺而已,结果大多数人还是踏了空,可以想象心里得是多苦涩。

我仔细地反思过这个问题,发现我在对于互联网的认知上,走过了一条“微笑曲线”。具体的说,我还在学校里的时候,因为没有接触实践,头脑里主要还是书本和理论知识。但是事后回头看,这个时期我对于互联网的认知虽然空中楼阁、囫囵吞枣,但是由于直接来自前沿思想者的第一性思考,反而是比较接近本质,有一个较高的起点。

据我观察,“认知微笑曲线”这个现象非常普遍。多数人对于新事物的看法都符合一个三段规律,一开始觉得是这么回事,到了中间觉得不是这么回事,最后回头一看,还是这么回事。刚开始纯理论分析的时候,虽然是空对空,但因为观点和素材直接来自前沿领域的思想者,反而比较接近本质和终局,有一个比较高的认识起点。

就拿我对于互联网的认知来说,主要的曲折发生在.COM 泡沫崩溃以后互联网最艰难的时期。互联网公司光环破灭,股价跌成仙,我们这些曾经热切盼望互联网革命一朝成功的年轻人急需解释,这个时候一些专家和媒体就出场了,把互联网为什么不行解释得得鞭辟入里、头头是道,使我从理论上开始怀疑互联网的前景。

第一是互联网没有健康的商业模式,搞来搞去都不知道怎么挣钱,除了卖广告就是上灰产,望之不似人君。

第三是互联网只能做实体经济的补充和工具,谈不上建立新的经济秩序和产业形态。

举一个例子,当时普遍流行的是现金支付、货到付款,快递员送货之后拿着纸币现金回来交给快递公司,然后快递公司再给电商网站结款。不夸张的说,那时候每周都有快递员收钱以后玩消失、甚至快递公司吞钱吞货以后原地蒸发的事情。怎么解决,我们当时真的看不到。谁能想到,不到十年之后,中国人已经可以通过网上支付,放心地购买食品、药品和金融产品了。

回顾这一段经历和思考,我的目的当然不是考古,而是因为我觉得互联网的发展模式,似乎今天又被区块链押上了韵。区块链行业今天也处于艰难之中,公众对区块链的认知也走到了这条微笑曲线的低谷区域。很多人以前刚开始接触和学习区块链的时候,道理想得挺清楚的,不就是通过共享账本消除对账摩擦,通过智能合约自动执法,通过通证经济激励协作行为吗?但是这几波起起落落,再加上专家们的口诛笔伐,现实世界各种艰难险阻,慢慢的大家就迷糊了,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就是现在的状态。

我对于区块链的坚持,某种意义上,就是为了弥补错过互联网的遗憾。区块链底层价值逻辑在我看来无比清晰和坚实,并且早就得到实践检验,而阻碍它成功的问题也已经被定位出来,正在一一解决。区块链的成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它的成功将给全球数字经济带来范式转移。所以我没有理由不坚持这个方向,而且相信不需要太久就能见到曙光,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坚持,穿越认知微笑曲线的这段峡谷区。